《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正式出台,核心变化解读

作者: 发布时间:2018-01-26 17:34:09

2017年12月26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在其官网发布了《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2017年第11号令,以下简称“新办法”)。本次公布的《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相较施行了三年多的《境外投资项目核准和备案管理办法》(以下简称“9号令”)改动颇大,本文将对两部法规的差别进行解读,以供读者了解新法的修订内容与立法趋势。

 

 

一、扩大监管范围

 

新办法首先扩大了投资主体的定义外延,在9号令概括描述的基础上明确了境内各种类型的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企业、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非企业组织、自然人控制的境外企业以及港澳台企业都属于监管范围之内,同时以举例的方式列出了8类典型的境外投资项目。相较此前规定,新办法明确了“穿透性”原则,即境内公司若通过境外的公司开展海外投资,仍然需要受到发改委监管,境内企业应当根据新办法履行相应的核准、备案手续,这基本杜绝了企业通过架构设计钻监管空子的可能性。

 

 

二、不设10亿美元的必核准限制

 

新办法取消了核准范围中的金额标准,即原先的“10亿美元以上项目报发改委、20亿美元敏感项目报国务院”规定已不再适用。根据新办法规定,只要不涉及新办法中界定的敏感区域和行业,无论金额大小,都实施备案制度,反之则必须核准;而提交国家发改委备案或地方发改委备案的条件并没有变化,一看投资主体是央企还是地方企业,二看投资额是否超过3亿美元。

 

三、简化核准、备案程序

 

依照9号令的规定,由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的项目必须先向省级政府发展改革部门提交申请报告,再由地方发改委转报至国家发改委,通常会耗费较长的时间,因此经常导致中国投资方在项目中与其他竞争方相比处于劣势,或者使得境外卖方对交易不确定性以及对完成交易所需时间过长的顾虑而提高给中国投资方的价格。新办法取消了地方初审、转报环节,规定属于国家发展改革委核准、备案范围的项目,地方企业可通过网络系统直接向国家发展改革委提交有关申请材料,从而让企业好办事、少跑腿。

 

四、取消“小路条”

 

新办法取消了所谓“小路条”的规定,即取消了发改委在投资主体开展实质性工作之前的前置确认程序。“小路条”制度上大大增加了中国企业在实际交易中的不确定性,导致中国企业在很多海外优质资产的竞购交易中失去了先机,甚至成为了监管部门权力寻租的利器。这次改“确认函”为“报告表”,进一步简化了事前管理环节,降低了企业制度性交易成本。

 

五、新增需向发改委申请变更的条件

 

新增“投资地点变化”、“中方投资额变化1亿美元及以上”、“其他内容重大调整”等需要向发改委申请变更的条件,加强了境外投资的事中和事后监管。

 

六、放宽取得核准文件或备案通知书的时间底线

 

一般而言,并购的国际惯例中监管层面的审批是作为交割条件而不是协议生效条件的,此次将时间底线放宽到项目实施前,是我国监管机构与国际惯例的一次重大接轨,同时也可以提高交易效率和交易的可操作性。

 

七、两个以上投资主体的申报主体确定

 

9号令对此无明确规定,新办法明确了两个以上投资主体共同开展的项目,应当由投资额较大一方在征求其他投资方书面同意后提出核准、备案申请。如各方投资额相等,应当协商一致后由其中一方提出核准、备案申请。类似的“微改革”,既增强制度的可操作性,也减少核准和备案机关自由裁量空间,提高管理的透明度和确定性。

 

八、健全监管体制

 

新办法将监管工作进一步细化并将监管方式与互联网有机结合,规定国家发展改革委和省级政府发展改革部门联合同级政府有关部门建立协同监管机制,通过在线监测、约谈函询、抽查核实等方式对境外投资进行监督检查,同时新增大额非敏感类项目情况报告、重大不利情况报告、项目完成情况报告、重大事项问询和报告等报告制度。这将更好的建立境外投资主体和监管部门之间的定期沟通,方便监管部门更好地了解境外项目的运营情况。

 

从整体上看,在贴合目前中国经济“走出去”的大背景下,新出台的《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新增了许多对企业对外投资提供便利的规定,取消、简化了多项报批的前置程序性要求,对境外投资的规定更为具体和开放;在监管方面,放松事前监管的同时利用网络信息化的发展加强了事中和事后监管,对于企业在核准、备案通过后的持续督导更为严格,这就要求企业在“走出去”后持续健康发展,只有真实合规的境外投资才能从中受益。

地址:上海市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联合大厦35层 电话:021-68866151 传真:021-58871151

协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沪ICP备10219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