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亿元巨贪”的罪与罚

作者:罗 健 发布时间:2014-11-18 13:17:13
    一、案情背景[2]
    据报道河北秦皇岛市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副处级)马超群家中被河北省纪检机关搜出1.2亿元现金、37公斤黄金、68套房产手续。一时间众人哗然,人们一边惊讶于副处级干部的“威力”,一边讨伐声不断。2014212日马超群及其弟弟马重群被带走接受调查,415日,马重群涉嫌受贿罪被执行逮捕。大约一个半月后,检方以同样的理由逮捕了马超群。近期,马超群家属召开新闻发布会,并网上公布财产扣押清单,对上述巨额财产来源进行澄清,称巨额财产非马超群所有,而系其父亲投资、经营所得。随即,一位参与办案的检察官表示:“钱财和马超群老爸一点关系都没有”。目前,媒体围绕案件新进展进行跟踪报道,相关人士也从各方面对该案发表意见。笔者作为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拟从刑法规定与司法实践角度,对该案件的罪与罚进行分析。
    二、贪污、受贿亦或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据公开报道,毛超群及其弟弟系涉嫌受贿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但司法实践中被批准逮捕的罪名与最终认定的罪名出现不一致的情况时有出现。笔者认为,从马超群家中搜出上述财物的事实可知,马超群对上述财物应当是以“所有者”身份占有。那么,在不考虑其主体是否符合国家工作人员身份的前提下,其最有可能涉及的罪名是贪污罪、受贿罪、或者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因为,贪污罪系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侵吞公共财物,最终表现为对财物的占有;受贿罪系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最终也表现为对财物的占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同样表现为对财物的占有,是在检察机关无法查实其巨额财产是否系贪污、受贿或者其他犯罪所得。
    下面,笔者将重点对本案适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可能性以及对于能够说明来源的部分不认定为犯罪的可能性进行分析。
    我国《刑法》第395条规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该国家工作人员说明来源,不能说明来源的,差额部以非法所得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差额特别巨大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
    刑法理论一般认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设置的主要功能是查缺补漏。因为我国刑事诉讼法对犯罪事实认定的证明标准要求非常高,对犯罪事实的认定必须达到证据确实充分,排除合理性怀疑的程度。但是,在办理贪污、受贿罪案件过程中,往往出现被调查的国家工作人员拥有巨额财产,但是证据上无法充分的证明上述财产系贪污、受贿或者其他犯罪所得,为了严厉打击腐败,我国刑法设置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此类犯罪的证明标准,有利于打击腐败犯罪。
    现行刑法规定系经20092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刑法修正案(七)》修订而来。未修订之前的的原文是:“国家工作人员的财产或者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巨大的,可以责令说明来源。本人不能说明其来源合法的,差额部分以非法所得论,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追缴”。通过对比原文与现行刑法规定可知: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来源的说明已不限于是否合法,只要行为人能够说明其来源即可。经说明来源和查证后,若该巨额财产系贪污、受贿所得,则认定为贪污、受贿罪;若系其他犯罪所得,则认定为其他犯罪;若系其他违法所得,尚未构成犯罪,或者系合法所得,则不认定为犯罪。另外,我国现行刑法提高了法定刑,加大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打击力度。
    根据现行刑法规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认定涉及到四项事实:财产、支出、合法收入、能够说明来源的财产。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数额=财产+支出-合法收入-能够说明来源的财产。
    本案中,马超群的母亲在新闻发布会上声称:检察机关从家中搜查的巨额财产系马超群父亲投资、经营所得,并非是马超群贪污、受贿所得。但是,因为其父亲已经逝世,检察机关无法直接通过马超群之父调查核实这一情况。那么,马母的这一说法在刑法上能够成立?这涉及到对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中“能够说明来源”的认定。
    根据20031113日最高人民法院《全国法院审理经济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规定:“刑法第三百九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不能说明”包括以下情况:(1)行为人拒不说明财产来源;(2)行为人无法说明财产的具体来源;(3)行为人所说的财产来源经司法机关查证并不属实;(4)行为人所说的财产来源因线索不具体原因,司法机关无法查证,但能排除存在来源合法的可能性和合理性的”。上述规定从“不能说明”的角度进行了详细规定,但是司法实践过程中的情况往往是行为人对其巨额财产的来源进行了说明,此时判断行为人对财产来源的说明是否符合上述规定就属于认定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关键。所以,笔者认为应当从能够说明财产来源的角度对上述规定进行解读。根据上述规定,笔者认为,行为人能够说明巨额财产来源的须符合以下要求:行为人说明的财产来源明确、具体;说明的财产来源经司法机关查找属实。对于行为人对财产来源的说明司法机关无法查证的,且不能排除存在来源合法的可能性和合理性的,视为能够说明财产来源。
    上述四种“不能说明”的情况中前三种规定的较为明确,在司法实践过程中争议不大。第四种“不能说明”的情况主要针对行为人对财产来源的说明,司法机关无法查证的情况。无法查证的原因多种多样,不限于财产来源线索不具体,还包括其他无法查证的所有情况。根据规定,在行为人对财产来源进行说明后,司法机关无法查证其对财产来源的说明是否属实的,不必然其构成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只有在排除存在来源合法可能性和合理性的情况下,才能够认定不能说明巨额财产来源,认定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
    在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查办的过程通常是首先由检察机关证明国家工作人员存在巨额财产的事实,国家工作人员对该巨额财产说明,检察机关对该说明进行核实,只要不能排除其对财产来源说明具有可能性或者合理性,那么就不应认定为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当然,更加不能认定为贪污罪或者受贿罪。
    目前,从报道事实来看,办案的检察人员公开称从马超群家中搜到的巨额财产与马超群父亲没有任何关系。但是,马母一直坚持巨额财产系马超群父亲投资、经营所得。因目前报道事实有限,笔者无法对相关事实进行准确判断。如果,通过相关的调查取证,确实可以证明马超群父亲曾经做过投资、经营,而且盈利能力有保证,则不能排除马母对巨额财产来源线索说明的合理性与可能性。
    三、马某会被判死刑吗?
    纵观新中国刑法史,因贪污腐败被判处死刑的案件较为罕见。较为有影响力的案件非成克杰案件莫属。成克杰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个因腐败被判处死刑国家领导人。成克杰原是广西区为副书记,19983月起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其单独或者伙同其情妇共同受贿数额达4109万元人民币。最终被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死刑,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执行死刑。
    类比成克杰案件,本案马超群虽然目前涉案金额上亿元,但是考虑到货币升值的影响,其具有的社会危害性与当时的成克杰无法等同;而从职务上看,成克杰案件社会影响更大,社会危害性更大。
    我国《刑法修正案(八)》废除了13个罪名的死刑,主要集中于经济类犯罪;而即将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拟废除9个罪名的死刑。这体现了,我国少杀、慎杀的刑事政策。
综上,笔者认为,虽然目前案件事实与犯罪认定并不明确的前提下,即使认定马超群涉案金额全部构成贪污、受贿罪,但是对其适用死刑还是应当慎重。
[1]上海协力(长沙)律师事务所,华东政法大学刑法学硕士。
[2]案件背景均来源于媒体报道,本文作者不保证相关报道事实与最终司法机关认定的事实一致。

地址:上海市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联合大厦35层 电话:021-68866151 传真:021-58871151

协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沪ICP备10219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