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中的再平衡

作者:上海市协力(长沙)律师事务所 龙传祯 发布时间:2014-06-27 09:47:10

      【摘要】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可否抛弃?这一问题在实践中多有争议。一种观点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虽然来自法律的直接规定而非当事人直接的约定,但不论是法定还是约定,究其本质,它是当事人的权利而非义务,所以,承包人可以抛弃。一种观点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是立法者为保护承包人的利益而创设的一种法定权利。如果允许随意抛弃,则违背立法者的初衷。在是与否的回答上,势必对另一方留下权利实现的巨大隐忧。本文试图就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进行制度上的设计,实现发包人、承包人及项目融资债权人三方权利义务的再平衡。


      【关键词】受偿权  建设工程   制度设计

 

      【背景】建设工程遭抵押B公司被迫放弃优先受偿权

     

      2010年某市A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开发一个花园小区,项目总投资近3个亿。A公司与B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B公司”)签订了《XX小区建安工程施工总承包合同》,合同约定:B公司承包A公司开发花园小区,整个工程建筑价款为2个亿,B公司垫资建设,工程款根据工程进度支付。

 

      工程建设进行到一半时,A公司资金紧张。在房地产开发贷政策限制下,A公司难以寻求到银行资金支持,转向投资管理公司寻求资金支持。律师作为中介进场对A公司进行项目融资的法律尽职调查。为了确保投资管理公司放出去的款项获得最大程度的保障,在要求A公司以在建工程办理了抵押后,还要求B公司承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在A公司的压力下,B公司单方面出具了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承诺函。

 

     2012年9月,花园小区顺利完工,并经五方竣工验收合格。但A公司并未按约支付完毕建设工程价款。双方协议不成,B公司诉至法院,要求A公司支付建设工程价款,并就工程主张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争议焦点】B公司是否还享有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

 

      A公司辩称:B公司已经单方面出具了放弃了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承诺函,所以不再享有优先受偿权。投资管理公司方面也主张由于B公司单方面放弃了优先受偿权,B公司即不再对工程享有优先受偿权。

  

      B公司坚持认为:放弃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承诺函是迫于A公司压力下出具的,并不是B公司自身真实的意思表示。

 

      【法律分析】优先受偿权放弃后的效力如何

 

      就上述争议而言,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对于B公司而言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权利,B公司没有理由轻言放弃。

 

      随着发包人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胁迫承包人放弃优先受偿权的案例大量出现,严重干扰了建筑市场环境,产生了极其重大的危害和不良的社会影响。从我国现行法律制度分析,可从意思表示不真实及显失公平两方面作为突破口否认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效力。

 

      【法官论著】优先受偿权的放弃在不减损优先受偿权的制度功能下可承认其效力

 

      从湖南省高院法官的一些论著中,我们也可以发现这种隐忧。他们认为,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能否抛弃不能一概而论,应当视具体情况具体分析。进而,他们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抛弃分为事先抛弃与事后抛弃。对于事先抛弃,他们认为原则上是不允许的;对于事后抛弃,他们认为可以承认其效力。

 

      由于我国法律并无明确规定,因此在权威性和规范性不足的情况下,实践中极易产生纠纷。不同的人民法院在审理类似案件时也容易出现内容相异的判决。

 

      【制度设计】进行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部分放弃

 

      在建工程建设到中途,由于发包人资金不足导致建设工程缓建的情形,实践中多有发生。为实现工程的顺利建设,发包人多采取项目融资的方式寻找资金,进而盘活存量资产。此时,为保障债权的实现,债权人往往要求对在建工程设定抵押权,同时,还要求承包人向债权人单方面签署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书面文件。

 

      在上述情形下,承包人同意债权人的要求,则自身陷于尴尬境地;承包人不同意签署,则工程无法顺利竣工,想完全得到工程款的支付近乎奢望。权衡利弊,多数承包人无奈违背自身意愿签署相关文件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实际上,债权人拿到相关文件后,对于能否得到法院的最终承认仍是充满疑虑的。

 

      实践中,我们注意到,承包人并不是全然反对部分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更多的是对全额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表示担忧。同样的,债权人也并非一定要求承包人全额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其风控的目标在于足够保障其债权的实现。

 

      一方面,断然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对保护承包人的权利失衡;另一方面,不要求放弃一定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将对债权人的债权实现形成重大障碍;再者,发包人更不愿见在建工程无法顺利竣工。据此,我们认为可进行部分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制度设计,即只要求承包人放弃与债权人债权相当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不再实行全部放弃的制度安排,从而对三者权利进行再平衡,以兼顾各方的权利,获取良好的社会效益。

 


 

      【制度理由】部分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制度设计的法律基础及逻辑

 

      就部分放弃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制度设计的法律基础及逻辑而言,因此时不存在承包人意思表示不真实及显示公平之情形,故可期待其可得到法院的认可。与此同时,放弃部分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既不减损优先受偿权的制度功能也不违背立法者的初衷,因为承包人仍可对已完成的在建工程主张该权利。 

 

      对于债权人,就与其投入相当的部分要求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的放弃,并不对承包人权利造成实际的侵害。从实践的角度看,因为债权人的进入保障了工程的建设,反而有利于承包人得到足额的工程款。同时,因发包人获得的项目资金将用于给付其后的工程款在内的工程建设,此后的工程进度款应不存在拖欠的情形。

 

本文刊登于《法制博览》

 

1.参见马荣:《论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的权利属性及其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载《审判研究》,2002年第10期。
2.参见朱树英:《执行<合同法>第286条规定之我见》,载《律师与法制》,2002年第11期。
3.参见蒋鸿:《论银行贷款抵押权与建设工程款优先权的冲突及保护》,载《市场周刊(理论研究)》,2012年05期。

地址:上海市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联合大厦35层 电话:021-68866151 传真:021-58871151

协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沪ICP备10219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