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摘“星”:硝烟弥漫的国际专利战——《民主与法制&#8

作者: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12-10-25 00:00:00
陶鑫良: 知识产权及其纷争可能是永恒的主题,无处规避......
游闽键:一直说中国产生不了苹果,现在是个好机会,期待安卓、IOS之后中国能出现自己的平台......
荻:它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没有永远的第一,只有不断创新......
媛:双方的战争对我们“有利可图”,可以给我们普通用户提供更好的功能和价格
 
马晨光(主持人):用法律之眼看经济之事,法眼看经济,越看越清晰。这里是《民主与法制·财经评论》封面话题栏目,本期封面话题的题目是“苹果摘‘星’——硝烟弥漫的国际专利战”。今天我们有幸请到的嘉宾有: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陶鑫良教授,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所长游闽键律师,盛大集团果壳电子市场营销总监吴荻女士,以及消费者代表袁媛小姐。从2011年4月起,苹果向三星就六项专利提起诉讼,三星当即提起了反诉。此后,两家的诉讼之战蔓延到了九个国家,包括德国、英国、美国、韩国、日本等地,可谓是硝烟弥漫。这些诉讼涉及到三星和苹果的多项专利,苹果一方提出三星有28款产品侵犯了自己的专利,主要是外观设计,包括缩小放大、迅速回放等一系列的内容;而三星在韩国起诉苹果的案件中认为,苹果在一系列技术专利方面侵犯了自己的权利。双方针锋相对,直到上个月的25号,美国联邦法院作出裁定,要求三星向苹果赔偿10.5亿美元,这场世纪大战才有了个阶段性的结果。我们说,苹果和三星两家行业巨头的诉讼之争,就好比武侠小说里的高手对决,一般说来总是互有损伤,不太可能出现一边倒的结局。那么,苹果、三星这场不惜血本的国际专利战究竟为何而战,其目的是什么?
 
陶鑫良:非常高兴能在这里与大家相聚。对于这场诉讼,我注意到媒体的报道,说是由大陪审团做出的判决。专利案件由陪审团来做出判决,是一件令人诧异的事情。判决的结果是赔偿10.5亿美元,同时披露因此已发生了4亿美元律师费。赔偿数额巨大,但我觉得更为关键的可能是进一步的“停止使用”。下一步如何发展?我想后面的是否“停止使用”比前面的判赔巨额赔偿会更重要。我记得该案判决的前一天,韩国也判决了苹果和三星的“交叉诉讼”案件,既判三星侵犯了苹果的专利权,也判苹果侵犯了三星的专利权,但两案的赔偿额与10.5亿美元相比就是小数字了。刚才主持人问,他们闹来闹去究竟要闹个啥?我把知识产权的案件、尤其是那些典型的大案,称作“海上冰山现象”。如果就案论案,我们从法律的海平面来看,它就是凸起于法律海平面上的冰山尖角,但实际上与之相连的,是在法律海平面之下,我们的视线不能企及的巨大的冰山基体,这就是商业利益的角逐和市场份额的争夺。所以,包括这个案件我的感觉是:“法律背后是商业,案件背书是利益,醉翁之意不在酒,诉讼本质在商战。”法庭不过是市场竞争的延伸,诉讼不过是商业博弈的别名。
 
马晨光:说得太好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专利之战的背后实际上是一场市场利益的争夺战。不知道游律师对此有何看法?
 
游闽键:我赞同陶教授的观点。其实大家看得很清楚,专利的背后还是个市场问题,此前苹果在美国的市场份额是31%,三星的份额是24%,业内预计三星很快就会超过苹果。在2011年的时候,苹果同样对另外一家公司发起了专利战,这家公司就是HTC,当时它在美国的市场份额也是31%,是超过苹果的。因此,专利战的背后实际上就是争夺市场的份额,这是一个方面。另外一点,这中间还有两大系统,安卓和IOS的争斗,三星目前是安卓系统最大的受益者和推广者,表面看是两家在打官司,实际上苹果起诉三星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这个沛公就是指的安卓操作系统。
 
吴 荻:我也认为,苹果和三星的这场专利诉讼实际上就是对市场份额的争夺。更深层次来说,正如游律师分析的那样,是安卓和IOS两个阵营之争。之前,通过专利争夺,苹果打击了HTC,三星作为一个后起之秀,在苹果占有市场份额很高的情况下,也运用这种方式反击和保护自己,其市场份额提升得非常快。而作为普通用户来说,我们可能不会关心什么东西是侵权了,我们使用的手机里的技术是三星的还是苹果的。我们最终关注的结果是,不断地看到了媒体上苹果和三星品牌的曝光,原来我们可能只知道苹果有很好的应用、很好的外观,当然还有很高的价格。而通过专利战,在各个国家的诉讼,使得全世界用户关注到,原来三星也有类似的功能、不错的外观,而且还有更好的价格。从市场营销的角度来说,它几乎没打一分钱广告,就把自己的品牌一下子拉到了与苹果一样高的层面上。
 
马晨光:由此看来,三星被判赔苹果10.5亿美元是值的。
 
吴 荻:非常的值!用10.5亿让全球的用户都知道,现在在智能机领域能够与苹果抗衡的,只有三星一家了。而且,三星不断推出了更新的产品、更新的应用和更高端的机型,使自己的品牌形象可以和苹果媲美,从这一点看,三星是很聪明的。所以,我的基本观点是,专利保护是一种市场争夺非常有力的工具。
 
马晨光:三位嘉宾对这个问题看得非常透彻。三星和苹果的世纪大战实际上是商战、市场战、系统之战,甚至是营销手段之战,那么,我们法律界人士难免会有一些法律方面的思考:当时针对专利的立法,意在鼓励创新,但现在无论是三星还是苹果,在业务、技术上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专利逐渐成为他们相互竞争的一种纯技术手段。那么,是否还能起到当初立法时鼓励创新的目的呢?我们来听陶教授的解读。
 
陶鑫良:这个问题是自我步入知识产权领域以来一直纠结在内心的一个问题。记得1998年在北京,我参加了由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和美国知识产权法律协会联合举办的国际研讨会。会上,有位外国学者提出:知识产权不能太脆弱,太脆弱不利于激励创新和促进传播。同时,他又说:知识产权不能太强大, 太强同样会扼压创新和阻遏传播。知识产权的确是把双刃剑,记得我在那个会上的发言题目就是“网络环境下知识产权新的利益平衡调整”。十多年来,知识产权正在发生嬗变,嬗变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有人说现在是知识经济的时代,知识经济时代实际上越来越凸现成为一个以知识产权去“经济”经济的时代。整个世界的竞争格局,从早年的技术先进性所引发的先进技术的自由竞赛:“谁拥有先进的技术谁就引领世界潮流”,演变到现在已成为一个以合法垄断之知识产权竞争为特点的强权竞争阶段。而且在今天,知识产权不仅仅是正当竞争的倚天剑,也往往成为了不正当竞争的屠龙刀,倚天屠龙一相逢,便生出纠纷无数;这已成为当今知识经济时代的引人注目的历史画卷之一。
 
游闽键:知识产权立法是个很纠结的问题,它可以从两方面来看。一方面,知识产权立法的本意是要鼓励知识创新,因为在保护的过程中创新会带来收益,如果不保护谁都不愿意去创新,因为你没有收益。但是,同时会出现某种程度的垄断,刚才陶教授说了很多,我不重复了。拿苹果三星诉讼案来说,我觉得它至少有一个好的方面。五年前,我们还不太能看见有这样的手机,苹果原来不是做手机的,苹果加入以后,给这个传统行业带来了巨变,这种巨变就来源于它的创新,苹果以前所未有的思维和视角,改变了手机的功能。但是,五年后的今天,我们看到的许多产品,不是苹果,但与苹果十分相似,包括三星也是。其实这种侵权行为,遏制了设计师的创新理念,因为许多设计师认为没有必要去创新,因为苹果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只要做的跟苹果一样,就可以了。如果三星在这个案件中终审败诉的话,我想,原来被三星、HTC等辞退的那些设计师们又可以回到自己的岗位,因为他们再也不能使用长得与苹果一样的专利了。
 
马晨光:专利其实是个很复杂的问题。比如在美国,法院判三星要赔偿苹果10.5亿美元,而在韩国是各打五十大板。在德国和荷兰这两个法系如此接近的国家,也出现了不同的判决。我想请问陶教授,在这个过程中是否存在地方或者国家保护主义?
 
陶鑫良:上帝为大家,每个国家为自家。现在每个国家的知识产权战略制定及制度安排,包括立法设计、司法保护和行政管理等等,一方面,“人在屋檐下,不能不低头”,必须顺应国际潮流与遵循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刚性架构;另一方面,“人在山坡上,不得不攀高”。应当在国际知识产权刚性构架下努力拓展“有限空间”,这有限空间是存在的,但有限空间是有限的,而有限空间是难能可贵的,有限空间是需要善于挖掘和勤于拓展的。根据国情为本国和本国企业的利益最大化而努力。我觉得这就是各国知识产权制度的实质和本性。知识产权究竟是什么东东?知识产权不是圣经,知识产权其实是兵书,我们国家与企业应当把知识产权当作《孙子兵法》来读,融通汇知识产权的三十六计,施展出知识产权的十八般武艺。
 
马晨光:苹果三星诉讼案一审判赔10.5亿美元,其中有4亿给付了律师。现在有说苹果不是赢家,三星不是赢家,甚至消费者也不是赢家,唯一的赢家是律师。我想请问吴总,从行业的角度, 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吴 荻: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可以说家家都是赢家。就从用户角度看,通过专利战这件事情,他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意识起码是有提高的。在中国现阶段快速发展的过程中,知识产权的意识是比较薄弱的。商家获得了自身技术的保护和利润以及知名度的提升。我认同陶教授的观点,其实这种专利战从某种程度上说是遏制创新的,这从苹果几代机的发展能够看出来,苹果至今已经出了三代、四代机了,而从其受专利保护的外形来看,我们看不出它们之间能有多大的差别。
 
游闽键:在这场世纪大战中,我认为大家都是赢家,律师收了律师费,而苹果赢得了市场份额。2011年,苹果对HTC提起专利诉讼,当时它只提出一项诉讼请求,禁止HTC在美国市场销售几个机型的手机,甚至连赔偿的请求都没有提,败诉后HTC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直接下滑了40%,也就是从原来30%多的市场总份额下滑到10%多一点。而留出的市场空间都让给了苹果,使它成为最大的赢家。而三星为什么说是赢家呢?虽然它也败诉了,但刚才吴总就说这给它做了个很好的广告。此案中甚至连消费者也是赢家,因为他们通过世纪大战知道三星手机与苹果手机差不多,某些方面可能更好,所以现在用三星的人也多起来了。
 
袁 媛:我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只是站在个人的角度谈一点自己的想法。我觉得从苹果、三星这两个产品来说,从设计外观看,两部手机呈现的是截然不同的风格。苹果走的是欧美路线,简约,大气,富有时尚感;三星则属于日韩系,更喜好柔和的曲线感设计。我是一个喜欢外观美感的人,个人比较偏好日韩风格的东西。从屏幕来看,三星就比苹果大很多,如果从看视频、玩游戏等娱乐的方面来说,三星的优势是很大的。从系统来看,我觉得安卓系统更适合于中国市场,因为大多数中国人没有为软件买单的习惯,安卓的软件都是开源性的,特别能迎合中国人的口味。当然,苹果对于中国人的影响不可小觑,不少中国人愿为它买单,就是源于它在技术上的不断创新,这些都值得本土企业学习、借鉴。
 
马晨光: 苹果在美国将“ 圆边角”、“矩形外观”等都申请成了专利,十分具体。由此我有个专业问题请教陶教授:在美国,会不会由于专利申请过于细化从而导致专利战的频频发生?
 
陶鑫良:虽然愈演愈烈的“专利制度国际化”浪潮主要由美国引领,但美国本身也必须遵循而不能例外。专利申请的细化程度已成为国际规则,于此美国也没有特立独行。我看不是因专利申请过于细化,而是由于专利申请越来越多并且非实施组织的推波助澜,因此专利纠纷乃至于专利诉讼频发。譬如说现在一部手机上究竟凝聚着多少知识产权?大家统计过吗?也可能至少有3246个发明专利,有1848个IC,还有成千上万计算机软件等等。一部小小的手机上就可能凝聚着数以万计的知识产权。而往往就其一项知识产权提起诉讼就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近年来又越来越多地出现了那些NPE(知识产权非实施组织),甚至于“专利蟑
螂”、“商标流氓”和“版权地痞”等,其目标不在于发明创造及其实施使用,而是利用知识产权包括专利来囤积居奇,买空卖空,投机倒把,谋取暴利。这算不算知识产权滥用?对今天这些知识产权乱象的治理,是当务之急,也属于世纪性难题。
 
马晨光:我在这里给大家提供一份资讯: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宣布,对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共24家企业发起大规模的337调查。这里就包括中国大陆的华为、中兴,台湾地区的HTC及日本的任天堂、韩国的三星等。我们知道,美国337调查目前是国际上最有杀伤力的贸易保护手段。借这个案件,我们想请游律师谈谈专利与垄断之间有何关系?
 
游闽键:美国337调查原来针对台湾地区比较多,还有日本,这两年开始转到大陆这边来了。去年,大陆方面337案例的数量有几十件,数量激增,问题也很多,而且337案件的应诉成本很高,有些企业就放弃了。现在,337调查还有一个新动向,不仅是专利调查,还有涉及商业机密的337调查,最近中国第三起涉及商业机密的案件在接受337调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出口到美国的产品越多,只要有人提起,美国全国贸易委员会对这方面的关注度就会更高。从专利和垄断这个角度来说,本来专利就是一种合法的垄断,但是这种边界怎么破解,是个世纪性难题。因为专利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一不小心,你就可能落入专利侵权之中,甚至产生陶教授说的“专利蟑螂”,他买了不少专利等在那里,等你有朝一日掉进来,他就靠专利起诉发家。这些都是我们当务之急所要解决的问题。
 
马晨光:我们想再问问吴总,从行业角度来看,关于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最令人头疼的是什么?
 
吴 荻:知识产权保护其实是那些大品牌商保护自己市场份额的防御性措施。对于三星、苹果这样的大公司来说,相互诉讼,然后三星赔偿10.5亿美元,这样的赔偿金额对其他公司来说非死即伤,没几家公司能赔得出这样的巨款。苹果在做这事时已在考虑其的市场防御了,我认为这其实是影响它的技术创新的,就是我已经划好了市场的责任田,你不能把脚伸进来,否则你就要赔我的钱。事实上,市场在发展,科技在进步,用户需求也在不断变化,你不可能通过知识产权保护这种方式永远限制住其他的竞争对手。刚才那位消费者代表说的很有代表性,因为苹果的思路就是封闭的,只能在它自己设置的闭馆里享受其内容和服务。而安卓在开发方面具有苹果不可比拟的优势,这其实就是互联网的精神——开放,向所有的草根、普通民众开放,使他们都能享受新的科技成果。从利润上来说,三星和苹果现在已经把智能手机99%的利润吃掉了,行业里其他公司只能分享另外的1%,这也是智能手机行业面临的一个非常大的问题。
 
马晨光:吴总今天带来的这款由他们自己研发的手机基本满足如三星、苹果所具有的那些基本功能,售价也仅是1299元/部,陶教授,这里面有没有不正当竞争之嫌?
 
陶鑫良:“跨国公司大旗飘,长驱直入洋商标。世界品牌中国造,名牌暴利何其高?”往往暴利即超高附加值依附在商品的品牌上。譬如购买一台苹果的iPone, 不但在消费该iPone的技术内涵及其使用功能,还在消费苹果iPone的品牌商誉。吴总今天带来盛大品牌的
这台手机同样具有如三星、苹果手机的那些基本功能,其1299元的售价,实际上已经包容了盛大品牌的商誉。同理,高价的苹果、三星手机消费的不但是其技术内容与使用功能,同时消费的还有如日中天,炙手好贵的“苹果”、“三星”品牌的商誉。“苹果”、“三星”可能是智能手机中的奢侈品,但在我国已变成了大众消费品,变成了“街机”。品牌价值究竟有几何?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所以在现有法律构架下还不能说构成了不正当竞争。但是,我想知识产权制度本身的使命,应当一是反侵权、反盗版、反仿冒;二是反滥用、反垄断、反暴利。问题是两者的界面在哪里?
 
马晨光:现在,国内智能手机企业还是以相对低廉的价格来抢占市场的。在经历了这场三星苹果专利诉战以后,国内手机产业的模式还能继续生存吗?会不会被迫发生转型?
 
游闽键:我觉得目前不会,因为在国内“山寨”机所占份额的比例很小。现在关键的问题是,苹果后面对安卓系统会亮出哪一招?苹果如果对安卓下狠手,这个结果就很难预料了。互联网的开放精神使安卓系统存在并发展着,而为了盈利,IOS系统的特点是封闭的。我觉得能对未来智能手机世界格局进行改变的,应该是操作平台的改变。安卓、IOS的未来走势,对智能手机行业会产生很大变化。现在,中国手机市场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谁都开始做手机,当然他们的目标群体、盈利模式都不一样,各自都有一定的空间,不会构成不正当竞争。而需要我们反思的,是国内手机企业的规模还不够大,不足以吸引国际巨头的注意。一旦你足够大了,他们就会找上门来。所以,对国内的手机厂商来说,这个问题在未来肯定是无法回避的。
 
陶鑫良:中国市场是世界上最后一块大蛋糕,谁也放不下、舍不得。我认同游律师的观点,你没有搞大,暂时没问题,你要搞大了,就要小心了。这里,不仅有传统的经济贸易保护市场的挤压,现在最好的就是知识产权保护的打压。因为这些国际经济巨鳄,往往都是知识产权列强,这个口袋里有传统的经贸武器,那个口袋里是最新颖的知识产权装备。我国企业要做大,一定要两手抓,两手硬,一手传统经贸发展路径,另外一手知识产权武器装备。
 
马晨光:今天讨论开始时我们就说,这场三星苹果专利之争实际上是场系统之战。苹果告三星,其实旨在向三星以及其它智能手机搭载的安卓系统以警示。我想要问,如果这两个系统之战真的爆发了,那对智能手机市场会带来什么结果?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吴 荻:游律师说安卓、IOS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其实现在还有其它新的平台,你在这个平台上的专利被注册了,那下一个新的平台呢?对我们而言,硬件其实是可以抛弃的,因为手机的代工厂都差不多,在产品的品质、技术系统的研发、软硬件的适配等方面,硬件都差不多。市场发展是很快的,瞬息万变,没有定数,我们不能说现在由三星、苹果垄断了,就再会有第三家出现。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要发展就一定要注重对自己知识产权的保护,我们已经有所认识,并且有所行动了。
 
游闽键:从上升势头看,安卓已经超过IOS了,没有人知道下一个会是谁。现在的操作平台的完善,可能会给后来者造成压力,促使那些国际巨头投入更多的专利研发费用来打造自己新的平台,这也是一种创新。但是要赢回用户,适应他们的习惯,就很困难。我们不得不承认,苹果的出现确实改变了我们的一些使用习惯。
 
陶鑫良:科技进步的速度是历史发展的原动力。十五年前基本还没有互联网,现在已经几乎将全世界“一网打尽”。在市场竞争的进程中,新发明新技术异军突起,“改朝换代”的情况常会出现。我想,三星苹果两者之间的对垒不会持续很长时间,世界的科技与知识产权版图正在发生变化,但我们注意的是,这里面有没有中国军团的崛起。
 
马晨光:最后,请各位嘉宾就苹果三星专利战对中国智能手机行业的影响,进行简单的概括和展望。
 
吴 荻:苹果三星专利诉战对我们行业来说,肯定具有参考、借鉴的意义,因为它们的现在就是我们的未来。而对用户来说,谁创新、发展得更快,谁就会被用户更快地接受。这里没有永远的第一,只有不断创新,才会被市场认可。
 
袁 媛:双方的战争对我们“有利可图”,可以促使手机产品迅速发展,给我们普通用户提供更好的功能和价格。
 
游闽健:一直说中国产生不了苹果,主要还是说我们没有创新意识。现在是个非常好的机会,我期待在安卓、IOS之后中国能够出现一个自己的平台,将来能够走向世界。
 
陶鑫良:对于我国智能手机之类的朝阳产业及其企业,知识产权及其纷争可能是永恒的主题,无处规避;必须未雨绸缪,积极应对,因为“树欲静而风不止”,而且“路漫漫兮其修远”。
 
马晨光:专利保护是把双刃剑,我们期待着专利对智能手机行业的发展起到更好的促进作用。今天的讨论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主持人介绍:
 

马晨光,上海知名金融律师,协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金融法律实务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外贸学院法学院兼职教授。毕业于大连海事大学法学院,复旦大学法律硕士。擅长提供房地产、并购、融资法律服务。
 
嘉宾介绍:
 

陶鑫良,教授、博士生导师、律师、仲裁员。上海大学知识产权学院院长,大成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委员会主任兼上海分所知识产权部主任,兼任国家知识产权专家委员会委员、上海市知识产权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知识产权法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高校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理事长、中华全国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执委、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中国科技法学会、中国版权协会等常务理事;上海市法学会常务理事兼学术委员等。
 

游闽键,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知识产权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研究生导师。
 

吴荻,现任盛大果壳电子市场公关总监,曾任盛大集团品牌部经理。传播学硕士,毕业于上海大学。
 

袁媛,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知识产权部市场宣传专员,曾是上海作家协会《萌芽》杂志编辑,上海缪尚网络信息技术公司市场主管。毕业于南京艺术学院艺术设计专业。

地址:上海市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联合大厦35层 电话:021-68866151 传真:021-58871151

协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沪ICP备102194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