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创作向左走?向右走?

作者: 发布时间:2012-04-26 17:23:07
音乐创作向左走?向右走?
 
 
上海市协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    游闽键
 
 
      3月31号,国家版权局就《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修改草案)公开向社会征求意见,其中第46条关于制作录音制品法定许可的规定引发音乐人的强烈质疑,该条规定,“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其他录音制作者可以依照本法第48条规定的条件,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使用其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这是一条关于作品的法定许可的规定,所谓法定许可就是,法定许可是在法律规定的条件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过著作权人的许可,但是必须支付报酬的制度。法定许可是对著作权人权利的限制,这一限制或是为了维护公众利益或是为了降低垄断。与现行著作权法相比,草案增设了法定许可期限。即录音制品首次出版3个月后,而现行《著作权法》第40条第三款规定的法定许可无期限限制;同时草案增设了法定许可的实施条件,包括事前备案、使用规范、付酬程序等,较现行的规定更为完善。但是就是这样一条看似完善的条文,音乐节认识却并不买账,质疑声一片,焦点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一、草案取消了现行规定中的法定许可排除机制。现行《著作权法》39条第3款规定的制作录音制品法定许可,可因著作权人声明不许使用而不得使用,即著作权人有权以声明的方式禁止他人未经许可使用其已合法制作为录音制品的音乐作品制作录音制品。大部分的著作权人和唱片公司都会在作品中做出禁止声明,以保护其竞争优势与合法收益。但根据草案规定,这一例外的决定权作者将不再享有,而由法定许可直接替代,虽然草案增加了期限限制,但3个月对于一首歌曲而言,还很难达到流行的程度,更不用说获得市场竞争的优势。正如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其微博中所言,“一首新歌在三个月内是难以家喻户晓的,在这时就可以不经版权人许可翻唱翻录,和一首歌红了几年你再去翻唱翻录性质完全不同。”知识产权的本意是通过保护鼓励创作,促进创新,而如果漠视行业规律,过多的限制著作权人的利益,对音乐创作产业必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二、草案将法定许可与集体管理挂钩,从某种程度上讲,这一制度的建立方便了使用者,使其可以更便捷的向权利人支付报酬。然而从目前几个集体管理组织的运作情况看,对于权利人来讲并不乐观。很多权利人自加入协会以来分文未得,在相关集体管理组织收取使用费后,亦没有及时公开其费用支出明细。无怪乎有媒体戏称这些集体管理组织是“开个协会收个钱”、“坐收保护费”。这些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面临严重的信任危机。在这种背景下,再将音乐著作权人的法定许可交给音著协,对许多音乐创作者来说无疑是难以接受的,这意味着他们将从音乐的主人,变成了托管人,从此以后,他们将丧失许可自主权、将丧失定价权,只能望眼欲穿坐等分配扣除高昂管理费后的残羹冷炙。立法草案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但是现状却是残酷的,要改变这一现实,首先需要打破垄断,引入竞争机制,多成立几个集体管理组织,在版权费制定时让作者享有更多的话语权,在费用分配时让作者享有更多的知情权,只有这样这一制度的优越性才能得以实现,否则都将可能是对作者的一种伤害。
      兼听则明,我们相信立法机关在最终立法时一定会兼顾行业规律,正视客观现实,充分保障权利人的合法权益,文化的发展与繁荣需要点燃创作者的积极性,让大家期待更多优秀作品的出现。

地址:上海市陆家嘴环路958号华能联合大厦35层 电话:021-68866151 传真:021-58871151

协力律师事务所版权所有 ©  沪ICP备10219413号